熊纬书百年诞辰山水画展

9月19日,一向以严谨和学术著称的北京画院美术馆,迎来了一场同样严谨而学术的画展。《师心写意——纪念熊纬书诞辰百年山水画展》是由江苏省文联、北京画院、南京书画院、人民美术出版社共同推出,由著名美术理论家邵大箴作学术主持的一场隆重而重要的艺术展。它是对“被遮蔽的艺术大家——熊纬书”的致敬与缅怀,更是对当代中国画本源的追问与探讨。画展现场七十余幅作品,流溢出的深厚传统文化修养和独立思考的艺术精神,引起了全场不小的震动。一生寂寞潜心书画的熊纬书,其人其作终于百年之后发出了熠熠光芒。

熊纬书先生1914年出生于河南省商城县一个书香世家,先后任安徽省省报编辑,中国历史档案馆协修。解放后,任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工具书编辑处负责人兼南京大学历史系客座教授,1970年,被下放到高邮当农民,由此全心开始了他寂寞的书画人生。师人不如师物,师物不如师心。“师心写意”的艺术主张与实践,使熊纬书先生的书画艺术价值日益得到中国美术界的关注和重视。他的山水画实践,走过寂寞,完成了绽放,走向了惊艳。

中国美协副主席、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江苏省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杨企鹏,中国国家画院山水画研究室主任、南京书画院院长范扬,中央美院教授、美术理论家邵大箴、薛永年等出席了开幕式。邵大箴、薛永年、李树声、刘龙庭、马鸿增、董玉龙、郑工等众多中国著名的美术理论家,在随后的熊纬书先生山水画研讨会上,都对其艺术成就作了很高的评价。未能到场的郎绍君、孙克也专门发来文章,对熊纬书的艺术价值作出应有的评价。

中国美协副主席、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致辞;

我昨天看了熊老的画非常感动,他一生默默无闻,在中国传统文化上下功夫,让我很感动。他以自己的作品说话,让我们知道怎么进入中国画的本意。中囯画是需要用自己的心,通过笔墨写出来,我们应该通过熊纬书先生的作品去思考,同时熊先生强调以书入画,我觉得这是中囯画的一个本源。熊纬书先生给我们做了一个默默无闻的榜样,他是一位眼界非常高,有自己主见的一位真正艺术家,他被时代埋没,生不逢时,但我们现在看他作品,可贵的是他的独立性,他的思考支撑他一生的充实,而不是对名利的追求。


      中央美院教授、美术理论家邵大箴邵大箴致辞;


我觉得熊纬书先生不仅画的好,而且他有思考,对中国画有非常深刻的思考,师心写意是他说的话,他在1958年艺术为政治服务,当艺术和意识形态结合非常紧密的时候,当中国画提倡写生,提倡写实,中国画要为当代服务的时候,他连续在美术杂志发表两篇文章,阐述文人画的价值和意义,强调中囯主要不是写生,而是要师心写意,他作为一个地方业余画家,提出这样的主张,这样的发声,是非常不容易的。我们看熊纬书先生的画也是师心写意的,在师造化,师古人,中得心源上,要通过心来体会,体会自然,体会传统,体会自己对自然的真切感受,熊纬书先生在这方面做了很大努力,也取得了杰出成就。


国国家画院山水画研究室主任、南京书画院院长范扬致辞;


今天我非常高兴,有邵大箴先生主持,有王明明院长致词,在学术界是最高级別的场地展出,我个人特别高兴。我看熊老的画挺感动,他是一位真正的文人画家,不是新文人画,他是旧文人有新的理解,是出新的一代文人画家。他有很好的学问,他能在那个时代背景下能立定精神,表达自己的主张,而且从他自己的作品中能看出这一点来,这是很了不起的,所谓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他虽不声名显赫,不像刘海粟那样沧海一粟,但也算沧海遗珠,一样散发着光芒。北京画院做熊先生的展览,以及之前的傳抱石展览,给当代美术史和近现代美术史,提供了建造艺术大厦的砖石瓦块,这是实实在在的成果。非常了不起。


    中央美院教授薜永年发言;


熊纬书先生百年画展和研讨会有两个意义,一个是对熊纬书先生的中国画创作和理论做出突出贡献表示致敬和缅怀,另外一点,我们通过熊纬书的创作和思考获得那些有利于我们当下的启示。熊纬书先生的画很全面,文人画的要素他都很重视,他在古人的山水画笔墨语言中有他个人风格,充实而蓬勃,他的画大家感觉像黄宾虹,像石溪,但更细腻,这是他独特之处,他把很多不同的古人组合起来,这叫集大成。既强调以书人画,又强调把古代大家不重视的东西重新焕发光芒,他写内心饱满的精神,苍辣,苍茫,浑厚,自由。比黄宾虹更有一种旺盛的精神。


今年是熊纬书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得观他的作品深为感动。欣赏他的杰作,缅怀先生高风亮节和一世才华。为他深厚的艺术功力所折服。他的山水画作品,深得文人画之精髓,清而雅,淡而厚,看似散乱笔墨却有扛鼎之力,先生的笔墨得董其昌丶四王文脉颇多,黄宾虹推崇的浑厚华滋,王原祁当得起,熊纬书当得起。熊纬书先生的文人山水画,是老人留给我们的无价之宝。
          ——孙克
 
从熊先生自述诗文及其弟子吕居荣所编年表可知,熊纬书主要从事文史编修丶档案整理诸工作,最擅长是文史,其次才是书画。而出现这种业余胜过专业的现象並不奇怪,特别在江浙皖有着悠久文化传统的地区,有深厚文史功力,业余作画而有成就的知识人不在少数,这是很值得美术史加以关注的。熊纬书的山水无任临摹还是写生创作都属于传统风格,构图平正,以披麻皴点辍山石,用浅浅或花青,用笔松灵苍厚,多用渴笔,浓墨点簇,苍枯老辢。他的诗,无任古风丶律诗丶绝句丶题画诗丶联语,或叙事或表意,或抒情丶皆流畅自如,发自灵腑,有感人力量。
——郎绍君
 
今天我是头一次接触熊纬书先生作品,非常感动,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扑面而来的文化底蕴和他对传的师承学习,在当今画坛很难再找第二位。他把师造化和师心统一起来,非常有概括力地表现自身对自然的感受,现在能做到这栏的太少了,他的深厚艺术底蕴是没人可比的。他画画不是为了卖钱,是对艺术的追求,所以能达到这样一个高境界。不管他百年之后还是多少年之后,他身后还是会让想了解中国画的人向往他,纪念他。
——李树声
 
在当前中国画非常繁荣,从事中国画创作的人非常多,邵大箴先生以熊纬书作为一个案例在北京画院进行展览,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这里面牵涉到对中国画向何处发展,当代中囯画家应该思考哪些深层问,补充哪些方面不足,以及对中西绘画之间的关系思辩都有很深很有启发性的学术意义。熊纬书先生他不是院校出来的山水画家,但他的画浸润着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浸润着中囯诗书画印等等多种元素。他的画跟当代很多画家和近现代很多画家的画都显现出独特的面貌和个性
          ——刘龙庭
 
我是第二次看到熊纬书先生的作品,上次是在08年江苏美术馆的展览,当时对熊先生的认识还不像今天这样又进了一歩。熊纬书先生是一颗被埋没的明珠。邵先生这次提到了更高的高度。我很赞成。薛永年先生对熊纬书的分析很到位,熊纬书先生的两篇论文论文人画和计白当黑咫尺万里是熊纬书先生的理论经验总结,他一辈子也是按这个路子走的,他是当代的一个文人画大家。我是地道的高邮人,熊纬书先生下放高邮二十余年,我一次都没见过他,非常遗憾失去了这么一个机会,他的诗写的非常好,他之所以在高邮能将他的山水画走向成熟,跟高邮当地文气有一定关系,我觉得对熊纬书先生的研究现在仅仅是个开始,还要进一步学习。
——马鸿增
 
我于熊纬书先生无缘识荆,是吕居荣学弟荐其画于我。纬书先生乃隐贤,自古隐者皆寂寞,然寂寞者多能存真朴而得传天然之美。与时下风云人物比熊纬书先生自少为人知,而我观其作,觉其心有超然之意,不为物役,为脱俗之人,悟道之流,非徒以技艺炫人者,故心生景仰。纬书先生之画作,多为山水,苍苍茫茫,率然挥写,乃意呑山河,而后作画者,故所作气慨成章,不落俗套,不拘形似,中有大字,内寓写字,磅礴淋漓,以气作画,实对中国文艺有深解者也。

-----梅墨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