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高气厚 质朴境深

——著名画家熊红钢谈熊纬书山水画艺术

熊纬书的山水画是中国山水画中的高境界作品,不是一般的水平,笔墨朴厚,有深厚的文化底蕴。江浙一带出了很多的画家,但能达到熊老这样高度的不多,包括有些已经作古的名家都到不了熊老的水平。你看他画面上打的这些点子多漂亮,不好点啊!有些名家到老也没悟出这些点的意思,更打不出这样点来。

他用色大胆清亮,画法极讲究,与黄宾虹完全不同,完全是他自己的方法。而且难度高,不好画,每个局部都很精到,我赞同梅墨生、范扬二位先生对熊纬书的评价。他们两位眼光都很高,真是英雄所见略同,而且都愿意说真话。

熊老的画尺幅不大,但都耐看。每幅都有每幅的看点、韵味,或清丽、或浑茫,不具备中国画传统学养的人是无法看懂熊老的。他学传统学的很通透,画面就显得通透。不容易,不是开玩笑的,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我看熊老的画很激动,正好我也姓熊,真是有缘。

黄宾虹一生从事美术创作、研究、教育。在生前名气和影响已很大。熊纬书早年教私塾,后在国民党行营当秘书、充当蒋中正、顾祝同、张群、何应钦等人的应酬文人,为这些“党国要人”代拟书写挽联和悼词一类的文字,画画成了一种业余爱好,影响自然就不大。但这并不影响他绘画的水平,他越到晚年作品越好。尤其到了七十八九岁以后,境界之高非常人所及,完全是一种精神的流动,一种信仰的驱使,已到了一种神圣的境界。我不知道他晚年的作品还有多少留在世上,一定要好好保护,这是一份不可多得的文化遗产,应该申请有关职能单位加以保护,画到这种份上不容易,品位纯正,底蕴丰厚,完全是中国精神。这是江苏省的骄傲,应该把它当着江苏省的重点文物来看待。

熊老写生的作品不多,但都十分精彩。1975年的《海屿新村》画在一张不足一尺大的毛边纸上,真是咫尺千里,百看不厌。那种笔法、墨法正是我们后生画家现在追求的所谓新的笔墨语言,而熊老早在三十年前竞运用的如此娴熟了,真是不可思议。

他学范宽,学董源,学四王,不求皮相上酷似,他有自己的笔墨,因此他都写上“略师某某”。他的书法好极了,所有大家都一样,没有好的书法,就不会有好画。

熊老的水墨山水,用水用墨恰到好处,把握的非常准确,少一点则不足,多一点就嫌过了,继承中国传统笔墨,就应该这么画,就应该是这样。

看原作和看印刷品不一样,笔墨好的印出来不一定好,笔墨差的印出来不一定差。我当初看熊老的画集印象就没有现在这样深。当看到熊老原作后没想到会这样动人。

熊老画画不择纸,什么纸上都画。生纸、熟纸、皮纸、麻纸、毛边纸,甚至白板纸他都能画出很好的笔墨效果来,这就叫笔墨功夫,这就叫“纸随人意”。我们后生画家在这样的传统功力面前还有谁不被打动呢?

熊老一生经历坎坷,受了许多挫折,但画面上找不到一丝的压抑、堵塞的成分,还是那么充沛、敞亮、生机勃勃,若没有浓厚的文化功底,坚执的民族自信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