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扬谈熊纬书

熊老的画我是非常喜欢的,我刚才还对我学生讲,他就象遗珠一样,就是留下来还未被人发现的珍珠,非常宝贵,我们应当珍惜它,把它采撷起来。他的画气象大,而且有内涵、有文化底蕴,是丰厚的。我个人认为熊老的水平在去世后被发现而成名的几位画家中是最好的,他有很好的文学功底、深厚的社会阅历,又是文史馆员,他的内涵是丰厚的,自然而然他笔下的东西就多过别人,很不简单。他确确实实是位大画家,一位了不起的大画家。

我非常喜欢他画的一幅《京焦北固风光好》。有内容,有生命力。实实在在地说就是钱松喦先生也就这个水平,一个时代会出现几位大家。运气好的如钱松喦、宋文冶、魏紫熙等,但熊老的学养和本领都不在他们之下。他应该有与他们相同的地位。因为过去了十年,二十年,我们现在所看见的是熊老作品的本身魅力,去除了一切社会给予的光环,职务等附加物,这才是真正的艺术,这才是艺术的本身,这才是艺术的真善美。这是熊老给我们的启发。只要你的作品好,能象熊老一样,它就会象金子一样永远闪光,它是不被锈蚀的,是不变质的,金子就是金子。

熊老的画真是非常棒,真是位了不起的大家,在对待传统技术法的运用上准确而灵活,尤其米点皴用的非常好,里面有石涛,有石溪,什么都有,笔墨丰富而不泛滥,计白当黑,咫尺千里,他都有,你们电视台应该去宣传这样的画家,到高邮去拍,到南京去拍。

他画伏牛岭真画的好极了,上面的题字使我想起髡残,熊老的笔墨与髡残是相通的,苍茫浑厚,有生命力。我画不到他那样好。他画社会主义新农村,绿色的梯田、桃花红日、青山绿水、艳阳高照,他有自己的笔墨,传统的笔墨,深厚的情感,深厚的功底,才能完成这样的作品,为什么说我还达不到熊老的水平,我只有在状态极好的时候才能画出这样的作品.

 

京焦北固风光好

 
 

伏牛岭

 

 

(以上根据范扬接受山东电视台《大家》摄制组采访谈话笔录,吕居荣整理)

摘自《艺术与收藏》

范扬:中国国家画院山水画研究室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原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擅长中国画,工写兼备,作风淳厚,意味纯正。作品多次参加海内外各级大型展览,多家专业刊物作过专题介绍。作品《支前》、《苦麓烟峦》等为中国美术馆、江苏省美术馆等展馆收藏。出版印行有《水浒人物全图》、《范扬画集》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