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凉好个秋--读熊纬书作品有感

作者:梅墨生

李杜苏黄遇略同,诗文书画具神工;

灵犀一点通今古,恨不能生一代中。

--索居四绝(选一)

鼎鼎百年间,我生略如春燕与秋鸿;

雪泥爪痕几何时,一场大雨失其踪。

--清明三首(选句)

尽管我们不认识熊纬书,但是如果我们读了如上他的诗句,该如何想呢?我想是:《索居四绝(选一)》体现了熊先生的情,一种穿越时空的情思。《清明三首(选句)》体现了熊先生的理,一种洞明世事的哲学化的了悟。如上的诗作都作于他文革期间的下放生涯里,生命意绪的秋凉是不言而喻的。

在熊纬书的贤弟子吕居荣先生向我提起熊先生之前,我对熊先生一无所知。大概这也算不得我孤陋寡闻。既知熊纬书,又见其画、其书、其诗,油然而生敬意,怅然而若失。茫茫环宇,扰扰尘世,像熊纬书先生这样的遗贤该有多少?而当我们后人去思量此类人生的个体价值究何所在时,我们将得到什么样的结论呢?

熊纬书同许多同类人一样,早年接受了传统文化教育,中年参与社会革命,壮年坎坷,晚年落寞,在时代大潮中浮沉而身不由己,逮至暮年好景,却是夕阳黄昏了。寂寞的人生,然而是坎坷丰富的人生,是充沛的人生。当年山水画大师李可染先生见到黄秋国的山水时感慨:世有颜回而不知,深以为耻。如今,颜回少见,大师已去。深以为耻的事恐难再见。举目所见,多是寡廉鲜耻,大言不惭,包装、运作、鼓噪比比皆是,斯文早已扫地矣!

熊纬书,1912年生于河南商城,解放前夕坚拒国民政府赴台之邀留在了大陆,供职于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并兼南大历史系客座教授。可是,自1970年下放到江苏高邮,20余年光阴他都是在江苏高邮小城度过的。他的人生轨迹是寂寞以终。惟有笔砚诗画聊作安贫乐道之寄托。他后悔过吗?在风雨如晦的日子,他有感怀二首诗,中有句云:“早年只识清高贵,今日方知权势尊”,“衰龄俯首依腾草,莫炫当年鄙楚秦。”可见,这种自嘲自怜里包孕着多么深沉的苍凉与无奈啊。熊纬书因此而真实地活着。真实,让我们感动。但是,熊纬书的可贵正如古来的遗民稚士逸人一样,他能苦中求乐,甘淡如饴,这种人格自贵,正是我中华民族最令人敬仰的文化精神。齐白石能如此,熊纬书能如此,显隐一如,文化由是以传薪火。熊纬书将他的一怀心事都付与了纸上云烟,然而世事的不平呢,却在他这都付与了云烟,云烟过眼!

熊纬书的诗情,是林泉高致和复归田园的复合。因此,他的山水画,所吐的胸中块磊尽是苍莽的云山与溪流小桥高土。诗言志,画抒情。他的诗、书、画无不笼罩着一种苍凉而厚重的气息,那种文化意绪是非常非常传统的。论者谓其画风多取诸范宽、李唐、黄公望、王蒙、石溪、黄宾虹等家,不无道理。此肪雄浑苍莽笔路都在熊纬书笔下有所反映,但我觉得与其追其山水之祖述,还不如多探其人之心源品性为尤合。前人之所影响,实则在熊纬书笔下,多已化为一种自我意象,这也正是他本人所强调的“师心”——“创造心中山水”。

熊纬书的山水意象概言之有四:一是苍茫,二是浑厚,三是朴质,四是自然。有此四者,而淳古得焉。其实,这种外粗服内朴厚之中国画,当世已鲜睹矣!缘今人已不朴厚不自然不诚笃矣。故我以为在当代艺坛,熊纬书之山水可自立一品,因其未落时尚之中也。若非参透中国文化玄机者,不足与语黄宾虹。亦不足与语熊纬书。熊纬书之名声固不能与黄宾虹相并论,然而,熊纬书之山水,置诸当代山水中,真大方家数,真真实者言,其微苍惨淡,其淋漓兴会,其纯粹自如,足令时人愧赦。因此之故,鄙人愿为之介,以推诸世人眼前,供同好雅玩,以排时风浊气。“却道:天凉好个秋”也!

 
 
 

作者简介:

梅墨生:又名觉予、觉公。1960年生于河北。1981年毕业于河北轻工学院美术专业,1991年修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1998年入首都师范大学书法艺术教育硕士研究生班。习艺多年,有缘问业于宣道平、李天马、李可染等先生。兼事书法、绘画创作与艺术史论研究。作品曾获首届全国电视书法大赛一等奖,中意杯龙年国际书法篆刻大赛金奖,获世界华人艺术大奖国际荣誉金奖等。书学论文曾获全国第四届书学研讨会三等奖,中国青年书法理论家协会书谱奖等。美术论文获首届梅书学(论文)学术二等奖。

作品多次入选重大展览及作品集,名录收入多部辞典。学术论文多次入选大型学术会议。1990年在河北省博物馆,1997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分别举办个人书画展。编著出版有《现代书画家批评》、《中国书法全集-?何绍基卷》、《书法图式研究》、《精神的逍遥-梅墨生美术论评集》、《中国人的悠闲》、《梅墨生书法集》、《梅墨生画集》,主编有《中国书法赏析丛书》、《吴昌硕》、《李可染》等。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美学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泰国曼谷中国画院艺术顾问、曲阜师范大学兼职教授等,曾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现为中国国家画院理论部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