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别山人绘沧桑

熊纬书,号卷庵,别署大别山人、高江急峡歌者、水火小室主人、放之等。1913年出生于河南省商城县一个书香世家,其祖父熊宾是慈禧寿辰恩科进士。熊纬书自幼研读古今典籍和经史子集。稍长,又拜著名画家黄伯芗、徐曹为师,学习国画和书法。抗战爆发后,熊纬书身怀一腔报国志,投笔从戎,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解放后,任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工具书编辑处副处长兼南京大学历史系客座教授。2003年,熊纬书病逝于南京。

熊纬书是个深谙画理的画家,他早年跟随恩师黄伯芗“熟读画理籍”,对中国画的理解不仅深刻,而且独到。他的山水画幼学王原祁,远接唐宋,筑基于元四家,得力于黄宾虹,出古入今,最终形成了自己的创作语汇。

熊纬书作画喜用破笔,且通常不换笔,从皴擦点染到落款题字都是一枝笔。峰峦叠嶂,山水树石,随意生发而又相互照应;他的作品尚繁,喜用点皴,千笔万笔,横涂竖抹,并且用笔不囿于中锋,画得酣畅处常常是八面锋出;他的作品不仅墨色变化大,且层次丰富、淋漓苍润,堪称“绚烂之极,仍归自然”。范宽的雄奇伟峻、王蒙的苍茫浓密、石溪的粗头乱服、黄宾虹的浑厚华滋,在熊纬书的作品中都有不同程度的体现。

熊纬书自号大别山人,印章也常用“光黄间人”,可见故乡的山水在他的脑海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同时也为他的创作提供了取之不尽的养料。他的一生饱经荣辱起伏,辗转流徙于河南、安徽、江苏诸省,晚年又被下放到农村。这些经历不仅给了他亲近大自然的机会,也使他能以造化为师。

熊纬书的山水画风格可以用“厚重沧桑”四字概括。他是一个典型的“传统型”知识分子,几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在他的身上有着很厚重的积淀。他浸淫旧学,在长城黄崖关有他撰写的脍炙人口的名联“东临碣石涛声古,西近阳关柳色新”;他身处斗室,心忧天下,日寇铁蹄蹂躏华夏大地,他愤然作诗“玉宇西风雁阵斜,不堪回首两京华。六朝粉黛新胡舞,三海风光旧帝槎。多少楼台燔贼火,万千仇恨隐悲笳。秦淮河畔卢沟月,也照山乡瘦菊花”。

如此深厚的国学修养,画出来的画又怎能不“厚重”?熊纬书一生的经历也是一部大书。从他出生于官宦之家再到做过乡村教师、教授、农民,其一生起伏不可谓不大,这些经历通过他的画笔画到他的作品中,体现出来就是“沧桑”。(信息来源:中国商报-收藏拍卖导报 )